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中国需“并联式发展”实现关键领域弯道超车,全球南方应积极参与全球标准制定

发布日期:2024-04-10 02:26    点击次数:51

  记者吴斌 上海报道

  在全球化遭遇逆流之际,携手前行、共克时艰才能开创未来,避免世界陷入深渊。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近日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全球正面临地缘冲突、人工智能变革、大国博弈、债务问题、贫富差距、气候变化等一系列挑战。面对共同的挑战,亚洲的作用不可忽视,现在亚洲是全球化最有活力的地区,需要贡献亚洲方案和智慧,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DEPA)对接。

  在王义桅看来,全球化不可能都是一个圆心,如今东方成为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同时也致力于解决一些问题。RCEP之所以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自由贸易协定,是因为照顾了各方的关切,追求最大公约数,而不是一味强调高标准一刀切,这背后也体现了东方智慧。

  在人工智能正带来蒸汽机一般的变革性影响之际,未来公平性问题需要全球共同解决。王义桅表示,人工智能加大了数字壁垒,甚至还导致了数字鸿沟、数字极化现象,一些国家原本在工业革命就落伍了,人工智能浪潮中进一步落伍,存在被边缘化的风险,贫富差距可能进一步拉大,各国需要加强合作,让发展中国家也能受益于人工智能发展。美国一方面担心中国科技自立自强,另一方面也需要加强和中国的合作,防止人工智能发展失控,中美合作可以避免让世界走向深渊。

  面对美国一些限制性举措,王义桅认为,中国需要并联式发展,实现关键领域的弯道超车,需要以不变应万变,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发展新质生产力,防范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未来还需要通过经济上的合作来化解政治上的麻烦,可以化解各国之间的一些分歧。欧洲是需要重点争取的,欧洲不搞新冷战,对抗就搞不起来,经济全球化还会继续往前推进。

  中国需要并联式发展

  《21世纪》:近年来全球地缘冲突加剧,国际关系中的紧张因素增多。国际形势中还存在哪些风险?今年拜登和特朗普将再度对决,美国大选可能会带来哪些挑战?如何破局?

  王义桅: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尚无结束迹象,仍是全球的不稳定因素,需要警惕全球碎片化进一步加剧。今年全球迎来超级选举年,拜登和特朗普将再度对决,年底鹿死谁手目前还不明朗。美国强调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Rule-Based International Order),以此来限制中国弯道超车,试图把中国锁定在全球价值链中低端。但美国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全球化和本土化声音都有。

  面对一些限制性举措,中国需要并联式发展,实现关键领域的弯道超车。特别是半导体领域,美国一直在不停地出台一些限制性政策,中国科技能不能在这方面突破,可能是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中国完整的产业链、庞大的市场和人才储备是积极因素,未来仍有望迎头赶上,需要在应用标准上发力。

  我们需要以不变应万变,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发展新质生产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防范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未来还需要通过经济上的合作来化解政治上的麻烦,可以化解各国之间的一些分歧。欧洲也是我们需要重点争取的,欧洲不倒向美国、不搞新冷战,对抗就搞不起来,经济全球化还会继续往前推进。

  构建开放包容的区域主义

  《21世纪》:WTO警告称,日趋严重的贸易碎片化将给全球经济,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带来巨大成本。各国应如何加强合作,避免进一步滑向贸易保护主义?

  王义桅:数十年来,全球化促使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不断延伸拓展,生产要素全球流动,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脱钩断链”损人害己,最终会造成多输局面。由于个别成员的阻挠,现在WTO争端解决机制遇到了危机,上诉机构陷入瘫痪。中国对这一问题非常重视,一直支持要尽快恢复WTO上诉机构的正常运行。

  “小院高墙”“脱钩断链”“友岸外包”“近岸外包”,这些都是变相的保护主义。各国之间要加强政策协调,维护国际贸易体系,开放包容的区域主义必不可少,最终也可以推进经济全球化。全球化不可能都是一个圆心,如今东方成为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同时也致力于解决一些问题。RCEP之所以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自由贸易协定,是因为照顾了各方的关切,追求最大公约数,而不是一味强调高标准一刀切,这背后也体现了东方智慧。

  中国通过进博会、链博会、消博会等各种博览会展现了开放姿态,支持经济全球化,推动全球绿色和数字化转型。未来中国要争取更多力量来反对“小院高墙”等保护主义思想。

  全球南方应积极参与全球标准制定

  《21世纪》:随着全球经济重心从发达经济体向全球南方转移,全球南方正在加速崛起。全球南方如何在贸易、债务、粮食、供应链、科技、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深化合作,共同应对风险挑战?

  王义桅:全球南方的概念有一些分歧,1000个读者就有1000个哈姆雷特,中国要坚定立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也是全球南方国家,在积极推动平等有序的世界多极化、包容普惠的经济全球化。例如,中国是第一个明确表态支持非盟加入G20的国家,还支持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问题上就优先解决非洲诉求作出特殊安排,呼吁多边金融机构提高非洲国家发言权。

  全球南方需要团结合作,在联合国、G20、亚太经合组织、上合组织、金砖国家等机制内合作,加强供应链、产业链协调,进行融合创新。全球南方是世界舞台上的一股重要力量,应该在全球治理中发挥积极的作用,参与各类全球标准制定。

  《21世纪》: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与经济社会进一步融合,将给世界经济带来怎样的变革?如何防止“数字鸿沟”扩大?

  王义桅:人工智能加大了数字壁垒,甚至还导致了数字鸿沟、数字极化现象,一些国家原本在工业革命就落伍了,人工智能浪潮中进一步落伍,存在被边缘化的风险,贫富差距可能进一步拉大,各国需要加强合作,让发展中国家也能受益于人工智能发展。

  世界各国都需要发展,人工智能带来了无尽的发展机遇,但不能让一些不发达国家陷入更深的困境和瓶颈。美国一方面担心中国科技自立自强,另一方面也需要加强和中国的合作,防止人工智能发展失控,中美合作可以避免让世界走向深渊,未来全球各国仍需要在竞争中合作。

  推动RCEP、CPTPP、DEPA对接

  《21世纪》:当前世界面临诸多挑战,如何看待博鳌亚洲论坛的作用?“博鳌外交”舞台有哪些特殊意义?

  王义桅:2001年是人类历史上重要的一年,中国加入WTO,同年博鳌亚洲论坛成立,中国是亚洲重要的国家,亚洲的繁荣也和中国发展息息相关,亚洲国家需要团结起来应对共同挑战。

  全球正面临地缘冲突、人工智能变革、大国博弈、债务问题、贫富差距、气候变化等一系列挑战。面对共同的挑战,亚洲的作用不可忽视,亚洲现在是全球化最有活力的地区,需要贡献亚洲方案和智慧,推动RCEP、CPTPP、DEPA对接。

  亚洲的概念也不是狭义上、地理上的亚洲,而是世界的亚洲。例如RCEP包含了澳大利亚,并不是传统的亚洲国家,区域一体化也体现了开放和包容,为全球化增添了动力。

  《21世纪》: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瑙鲁总统阿迪昂、斯里兰卡总理古纳瓦德纳、多米尼克总理斯凯里特、柬埔寨国王顾问团主席洪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科尔曼应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24年年会。在新时代背景下,“博鳌外交”有哪些新的内涵?

  王义桅:博鳌亚洲论坛是中国的一张外交名片,被视为“东方达沃斯”。每次年会都有不少国家的领导来参加,政产学研齐聚一堂,是多边主义的大舞台,按照国际规则办事。一些前政要卸任之后也在继续推动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合作,为推动多边主义发挥了很大作用。现在有人将全球化转向全球板块化,搞阵营对抗,包括以“去风险”的名义,“博鳌外交”舞台释放的合作与开放信号是世界的稳定剂,开放、包容的区域主义也是经济全球化的最终动力之一。



热点资讯

日本央行决议“按兵不动”,日元跳水,市场聚焦行长发布会

12月19日周二,日本央行结束年内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会议,对收益率曲线控制(YCC)及负利率政策维持不变,符合市场预期。但对消费支出评估措辞改变,称核心通胀率可能逐步上升。 日本央行在会后声明中指出: 1. 存款利率维持在-0.1%不变; 2. 10年期日债收益率目标仍然设定为0%附近,上下1%浮动的参考线不变; 3. 日本央行在必要时购买ETF的上限仍然为12万亿日元。 会后声明仅有个别措辞微调 市场焦点转向下午的新闻发布会 日本央行认为,尽管海外经济体的复苏步伐有所放缓,拖累日本出口和工业生...

相关资讯